扫一扫

您的位置:首页 >>图书频道 >> 文学 文学
  • 万物刹那又永恒(世道再难,也需气定神闲。人生苦短,惟爱可暖人心。畅销全球30年自然写作经典)

    作者:(英)哈利 著,译者: 种衍伦

    定价:28.80元

    ISBN:9787507424096

    出版社:中国城市出版社

    装帧:平装

    出版日期:2011-01-01

top编辑推荐

◎百万网友推荐2010年度100本好书之一《万物有灵且美》系列第四部。

◎世道再难,也需气定神闲。人生苦短,惟爱可暖人心。

◎畅销全球30年的自然写作经典,累计销售1000万册以上

◎《时代周刊》、《纽约时报》、《出版人周刊》等权威媒体强力推荐

◎知名插画师友雅工笔描绘动物众生相,随机赠送精美卡片和书签


top内容介绍

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吉米?哈利回到了家乡。约克郡又出现了很多新面孔,其中最可爱、最惹人发笑的当然非4岁的小吉米莫属。而他的爸爸则带着383头羊踏上了前往苏联的旅程,度过了一段难忘的异国时光。

时代在变,惟吉米?哈利不变。他和动物们的趣事依然没有落幕……


top作者简介

James Herriot 吉米?哈利(1916—1995)

原名James Alfred Wight

获过大英帝国勋章,写过荣登《纽约时报》榜首的系列畅销书。

却坚持在乡间从事兽医工作50余年。

写过的书拍成了电影电视剧,塑造的人物成了读者饭桌上的谈资

而他自己成了人们口中永恒的传奇。

谦卑、温和、乐观、悲悯。

一个把心低到尘土,却始终在仰望星空的人。

吉米?哈利“万物”系列

All things bright and beautiful 《万物有灵且美》


top目 录

1. 雷先生的承诺

2. 疑神疑鬼的汉弗莱

3. 急躁的西格

4. 前往苏联

5. 小吉米的靴子

6. 充满歌声的夏夜

7. 苏联游记1

8. 谈诗论文

9. 苏联游记2

10. 宅心仁厚的农夫

11. 屈生的胜利

12. 苏联游记3

13. 淑女狗维纳斯

14. 苏联游记4

15. 琥珀


top媒体推荐

让心灵的眼睛充满愉悦和清凉,犹如天真烂漫的雏菊花丛。

——《沃斯堡星报》

 吉米?哈利是一位语言的吹笛手。

——《洛杉矶时报》

哈利最擅长让我们在哭、笑、点头的同时,赞同他的一些关于宇宙真谛的断章。

——《华盛顿邮报》


top精彩书摘

屈生的胜利

“你知道吗,吉米?”屈生若有所思地拔出口里的香烟说,“我怀疑这世界上还能不能找到另外一个这么喜欢羊屎的女孩。”

在寂静的时刻,我时常会想起过去在西格诊所中大伙都还是光棍的往日。我还记得当时我抬起头看看屈生说:“的确,我也在想这件事。”

我对于那时候每天早晨餐桌上的情形还记得很清楚:何嫂总是把我们的信摆在餐盘旁边;而西格餐盘旁边则巍然竖立着一个惹眼的铁罐——不用说,那里面全是葛兰小姐送来的羊屎。

那是个六寸高的可可罐,而葛兰小姐每天都用同样的容器。我不晓得她是从哪儿弄来这么多的罐子,不过我敢确定的是不管她有多爱喝可可,她消耗的速度都不可能有这么快。

她爱羊如命已是不争之事实——她根本是为羊而活。当然,养羊对一位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就步入影坛的金发美女来说,的确是一种不太正常的嗜好。

另一件怪事是葛兰小姐一直没有结婚。每次我到她家我都会再次深信她的魅力足以让全英国的男人都倾倒。她三十不到,有一副完美的身材和一双高贵的长腿。当她笑起来的时候,那对亲切的大眼睛会散发出具有神力的光芒。她的家里布置得很可爱,所以我猜想她一定很有钱。

葛兰小姐每天都很慎重地收集羊屎,并坚持要我们定期化验,看看羊屎中是否有任何寄生虫。

这些羊屎每天定时交给西格,由他主持化验工作。这档子事原本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的,可是自从那天我除去她心爱的比利眼中的谷皮后,她就看中了我。从那天起,那熟稔的铁罐就雄峙在我的餐盘旁边了。不仅如此,铁罐上还贴了张标签,上面写着:献给吉米?哈利先生。

毫无疑问,这是她对我最诚挚的恭维。在古代,贵族的美女将手帕或手套献给武士以示最崇高的爱慕之意,可是我的受礼却是一大罐结实的羊屎。

风水轮流转,当这份荣耀落在我身上后,西格的脸色起了轻微的变化。也许当时我显得有些自鸣得意,可是西格大可不必担心的,因为不到一个礼拜之后,那个铁罐又回到了他的餐盘边。

其实这早在意料之中,因为谈到男性魅力的话,西格稳拿冠军。屈生虽然对追求年轻的小女孩颇有心得,可是他没有成熟的吸引力;而我在这方面更是毫无立锥之地。但是西格就不同了,他是个很容易就让女人发疯的男人。

他根本不用追求女人,因为她们会追他。起初,我并不觉得西格有什么出众之处,可是渐渐地,我发觉他不只是长得高大,他那对幽默的眼睛会发出令女性无法拒绝的力量。因此,那罐羊屎很自然地又回到他身边。

事实上,虽然我和屈生到葛兰小姐家出诊的次数绝不少于西格,可是那罐羊屎一直稳踞于西格的宝座上。我说过葛兰小姐一定很有钱,因为她为一点点小事就打电话请我们去。就生意的观点来说,她算得上是大客户。

然而这天早晨我拿起电话后,我知道这回不是芝麻小事了。因为葛兰小姐的声音非常焦躁。

“哈利先生,迪娜的肩膀给铁钉刮伤了。我希望你能赶紧过来。”

“刚好我今早没事,我马上过去。”

我心中暗自感到满意。这些缝缝补补的工作都是我最擅长的,因此我可以借此机会讨好顾客。此外,我在工作的时候,葛兰小姐还可能会问我一些有关羊的疾病的问题。虽然我对羊懂得并不很多,但我还是可以显显身手。

我正要出门的当儿,屈生从他一天到晚都躺着的椅子里坐直身子说:“去葛兰小姐那儿,我跟你一块去好了,我正想出去转转。”

我笑着说:“走啊。”他一直都是个好伴侣。

葛兰小姐穿着合身的围裙出来迎接我们。她这身居家的打扮反而使她显得更迷人。

“哦,真谢谢你们特地赶来,”她说,“请跟我来。”

紧跟着她走是对的,因为屈生就因为没看见脚下的阶梯而绊了一跤。葛兰小姐匆匆回头看了一眼就推开羊栏的门。

“就在里面,”她用手捂着眼睛,“我不忍心看。”

迪娜是只美丽的大白羊,它的美貌遭到了一枚铁钉的嫉妒,而在它的身上划了一个V字形的伤口。它那莹白的卷毛上渲染出一大片鲜红的血,细嫩的羊皮也翻卷开来。

情况的确很糟,我必须停止站着搓手,而立刻为它疗伤。我仔细打量了一番它的伤口,发现都只是些皮肉伤,我有把握可以恢复它原本美丽的外表。事实上,我已经看见自己蹲在地上缝完最后一针时的景象——葛兰小姐高兴地说:“瞧,它比原来更漂亮了。哈利先生,你的技术真不错。”

“哪里……哪里……”我会用最职业性的口吻漫不经心地说,“雕虫小技,雕虫小技,不足挂齿。”

葛兰小姐的话打断了我的思绪:“哈利先生,你看它严重吗?你能救它吗?”

“蛮严重的,”我故作忧愁地说,“缝起来可能会很费事,不过你放心好了,我会恢复它原先美丽的外表的。”

“哦,谢天谢地!”她像是松了一大口气,“我这就去拿热水来。”

不一会儿,我已经准备好了。我的针、剪、钳、线、镊子、棉花及消毒药粉都排列在一条干净的毛巾上。屈生已抱住羊头,等着我开工了。

我用温水把伤口洗净,再撒了一些药粉,然后才下针开始缝。葛兰小姐在一旁替我递剪子或拉肠线,显得比我还忙碌的样子。迪娜的伤口不深但划得很长,因此要全部缝完得花不少时间。我边缝,脑子里边思索着想找些话题使气氛能轻松一点。

这时,屈生突然开腔了——显然他和我有同样的想法。“这只羊真漂亮!”他很轻松地说。

“嗯,”葛兰小姐向他展露甜蜜的一笑,“我也这样想。”

“我猜想羊可能是人类最早饲养的动物了,”他接着说,“每次我想到这个世界上有这么丰富的证据显示羊在史前时代就被人类饲养时,我就觉得不可思议。你瞧,在原始人居住的山洞里都有羊的壁雕,而世界最古老的典籍中也记载着有关羊的事。我对羊的历史很感兴趣,因为它们一直是人类忠实的伙伴。”

我蹲在地上抬头瞄了屈生一眼。他的兴趣很广,但我从来不知道他对羊产生兴趣过。

“还有一点,”他继续说,“最妙的一件事就是羊具有神奇的消化能力,它们吃下杂草却能制造出新鲜的羊奶,你能说这种事不令人钦佩吗?”

“是啊。”葛兰小姐说。

屈生笑了笑:“此外,我最欣赏羊的个性。羊是世界上最坚强的动物,它们遇到强敌很少畏缩……还有,它们风餐露宿却从不生病。你看过哪一只羊淋了雨感冒的吗?它们即使吃下了有毒的植物也不会拉肚子。”

“对,它们的确了不起。”葛兰小姐看着屈生,头也不回地把剪子递给我。

我发觉我应该发表一点意见了。

“羊的确是……”我才说了几个字就给打断了。

“你知道吗?”屈生的声音再度充塞于羊栏中,“羊吸引我的地方就是它们多情的本性。它们不仅爱交际,而且极为友善。我想,光凭这点就足以让我疯狂地喜爱它们了。”

葛兰小姐沉重地点了一下头:“对,对,对,这话一点也不假。”

我的伙伴伸出一只手指指羊栏里的干草堆说:“你很懂得喂羊。虽然羊什么都吃,可是它们最偏爱的还是干草。难怪你的羊都这么健壮。”

“哦,谢谢你,”她的脸上泛出绯红,“不过我另外还喂它们吃些谷物。”

“没有去皮的吧?”

“对,没有去皮。”

“那好极了。这样对它们的胃有好处。你知道吗,偶尔吃些谷类可以使羊的胃壁保持高度的PH值。”

“嗯……我不太懂你们的术语。”她盯着屈生,好像他就是个先知似的。

“这没关系,”屈生轻松地说,“这并不重要。反正,你喂食的方法非常正确就是了。”

“请把剪子递给我好吗?”我发觉葛兰小姐大概已经把我遗忘了。

我一边缝,一边听到屈生继续谈到如何为羊盖漂亮的小屋子及如何保持室内的通风与降低湿度。

当我把最后一针缝完时,葛兰小姐似乎并没有注意到。

“好了,看起来还不错,是吧?”我说。然而,这句话并没有引起任何反应,因为屈生和葛兰小姐完全沉醉于讨论羊类不同的品种。

“你真的喜欢安哥拉羊和吐根堡羊?”她问。

“当然。”屈生优雅地点点头,“它们都是最优秀的品种。”

这时,葛兰小姐无意中发现我已经缝完了。她心不在焉地说:“哦,谢谢你,哈利先生。为了表达谢意,我想请二位到屋里喝杯咖啡,如何?”

我们在高贵的客厅中坐定后,屈生又开腔了。这回他长篇大论地谈论羊的各种疾病。过了好半天后,葛兰小姐突然发觉冷落了我,因此她不好意思地转过来看看我。

“哈利先生,有件事很令我担心。我和隔壁的农家共用一块牧地,而我的羊时常和他们家的羊一起吃草。前一阵子,我听说他们的羊得了球虫病,不知道我的羊会不会被传染?”

我慢慢吸了一口咖啡,使自己有较多的时间思考她的问题。“嗯……我……我想……”

我的伙伴毫不费力地就打断我的话,接着说:“这你不用担心。大部分的球虫病菌都不喜欢离开原来的寄主,所以传染的机会很微小。”

“谢谢你。”葛兰小姐又转过来,似乎决定再给我最后一次机会,“那其他的寄生虫呢,哈利先生,会不会有其他易传染的疾病?”

“嗯,我想想看……”杯中的咖啡被我沉重的呼吸吹起汹涌的波澜,“事实上……”

“的确。”屈生的声音又充盈在客厅里,“哈利先生是想说一般的寄生虫是很容易感染的,因此你必须时常喂它们吃打虫药。这样好了,我在这儿为你做个简介……”

我沉坐在椅子里,开始陪着葛兰小姐聆听屈生那冗长的介绍——他几乎把他知道所有的寄生虫的名称都搬出来了。

终于到了我们该离去的时候了。走向车子的途中,我对葛兰小姐说:“十天后我再来拆线。”

她笑着点点头。我发现这是我今天讲的惟一能令她有反应的话。

我沿着公路驶了几百米,然后把车停在路边,

“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羊的?”我酸酸地问屈生,“还有,你什么时候开始对羊懂得这么多的?”

屈生笑得躺在椅子里翻滚。“抱歉,吉米,”他等自己恢复后才说,“再过几个礼拜我就要考试了,刚好这回的主考教授对羊特别有偏好,因此昨晚我拿出他的讲义死啃了一夜,没想到今天就派上用场了。”

屈生的脑袋吸收起知识就像海绵似的。我相信他只要看过一次就永远不会忘记。而学生时代的我却往往得背个五六遍才能应付考试。

“原来如此,”我说,“回去后把你昨晚看的讲义给我看看。我发现我知道的实在太少了。”

这个故事的完结篇发生在第二天早上。

我和西格一起朝餐厅走去的时候,西格突然停在甬道上瞪着前面餐厅里的餐桌。那个熟悉的铁罐现在已雄峙于屈生的座位前。西格带着不可置信的眼光慢慢走上前去查看上面的标签。——很不幸,葛兰小姐写得很清楚:“献给法屈生先生。”

西格一声不吭地坐在自己的位子上。不一会儿屈生也走进餐厅。他看看铁罐,然后面带微笑地开始用餐。

那顿早餐的气氛很凝重,因为我和西格都给一个不可否认的事实压得抬不起头来——那就是:屈生才是这屋里的胜利者。



top相关书籍推荐
Book Channel 图书频道